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安雷】

*记梗。
*双战地记者。

“安迷修。为铭记光明和揭露黑暗。”

“雷狮。为了寻求刺激。”



安迷修看不惯雷狮,雷狮同样也对安迷修不屑一顾。他们同样充满热情,内心燃烧着灼灼火焰,他们固执,拿生命来赌一个信念,他们为截然不同的理由而来,出现在前线时他们互相憎恶,却又在战火纷飞中互相熟识,将心中的火一点一点蔓延。


安迷修向往和平,他痛恨战争,痛恨血和无谓的死亡。他心怀光明来到这里,他拍死去的战士,拍毁掉的家园,拍失去亲人的孤儿。他的相机里偶尔还会有废墟里幸存的小花。

雷狮是富家子弟,他厌倦了花天酒地的生活,寻求刺激的环境,想要摆脱无所事事,渴望血与火,渴望在岌岌可危的天地中寻找生命的极限。他奔跑在弹...

2017-06-26

“可是她为了乔琪,已经完全丧失了自信心,她不能够应付任何人。乔琪一天不爱她,她一天在他的势力下。她明明知道乔琪不过是一个极普通的浪子,没有什么可怕,可怕的是他引起的她不可理喻的蛮暴的热情。”
                                 ——张爱玲《第一炉香》...

2017-06-13

最近总是在做混淆现实的梦——把恐惧与期盼扭曲放大成荒诞而又无比真实的虚幻——在梦里我也总是平静且麻木地接受各式各样的记忆变体和构造。有时候走在楼梯上突然会意识到那不过是个梦,因为仔细想想根本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嘛。依托于现实的梦也太过真实了吧。醒来的时候或许会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究竟想要什么,究竟在担心什么。
不想要做这样的梦——。就算是体验平行世界,也不想让这些小片段再在脑内剧场上演啦。已经逃到了深夜的梦境里,却还要被现实捉着不放,就太过分啦。
玻璃鱼缸,深海鲸落,废墟和幽灵,游船与死亡预感。
剧场的帷幕要拉开啦。希望不会梦到明天的考试——。晚安。

2017-06-09

从前我说飞蛾扑火,说太阳的光与热,说的是对美好不可抑制的向往,是奋不顾身的狂热,是本能,是天性。我把它当作美丽而又悲壮的颂歌,用它去描述那些甜蜜的残酷的梦。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注定被灼烧,注定痛苦地挣扎,但又那么执着地飞向火光。那是悲剧,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但又并非罗曼蒂克的悲剧。飞蛾只不过是飞蛾而已呀,透明翅膀斑斑亮片,扑棱扑棱摇摆着冲进火焰里,它或许望到了、感受到了最明艳的光和热,但终究不能触动分毫,也无法与之产生真正的共鸣——因为它不是焰火呀。那是本质的天堑,永远不可跨越的鸿沟。所以你感到痛,感到你的一切在灼烧。
那并非没有意义,只是至少得是恒星,才有绕行的资格呀。...

2017-06-08

十则创意写作练习

码一下

写作技法guide:


1.7x7x7

拿出你书架上的第7本书。翻到第7页的第7句话。以这句话作为第一行写一首七行诗。

2.词典

随意翻开词典。找到一个你不知如何去给出定义的词汇。发挥你的想象力去定义这个词。重复这步。

3.最初的体验

描述一种最初的体验。你的初吻、第一只宠物猫、上学第一天——它们都能构成精彩的故事。

4.杂志拼图

从一本杂志上面剪下有趣的字词、短语,和图片。将它们放在碗中,闭上眼睛抓出两张纸条。根据它们写一个不超过250字的微故事。

5.找地方

拿出一张地图,手指随便在上面点一个地方。然后想象你是一位旅行作家,正要去写下你在这个地方的一段怪异经历。

6.卖宠物

写一则广告,将大蟒蛇...

2017-05-29

【嘉瑞】

*一个短打,小场景,私设如山。
*我也不知道在讲什么呀。

从格瑞独身一人走进实验室的那一刻起,厚重的金属门就开始慢慢合拢。他并未对此露出意外的神色,仅仅是目光平静地扫过周围的器械,然后落在远处的圆形平台上。它的中央安静地躺着巨大的金属仪器。

格瑞没有犹豫便向着平台走去,他停在距离几步远的地方,然后沉默地等待着接下来将要展开的一切。

不远处的玻璃柱已经空空荡荡,其中原先漂浮着的躯体也不见踪影。早在几个星期前实验的主体部分便已完毕,剩下的只不过是收集数据做出调整。就像格瑞看到的那样,此时那位实验体已经被转移到了中央平台上的容器中做最后的观察。

此刻,他马上就要被唤醒了。

嘉德罗斯。他在心中默念出他们告诉他的名...

2017-05-28
1 / 3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