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狛枝凪斗】斯德哥尔摩

跟燕麦麦 @燕麦 的联文!大概是对狛枝不同的理解展开/

*狛枝凪斗第一人称视角

*灵感源自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描述语:犯罪者将受害者挟持,当受害者切实地感受到生命受到威胁,感到无路可逃时,犯罪者会给予受害者一些小恩小惠,充当起救赎者的角色,并以此控制受害者的思想,使受害者将犯罪者信奉为最大的精神依附。

*ooc慎。

——————————
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会如此痴迷于希望?


对我而言,希望是绝对美好的东西,它充满无限的诚意,幸福与梦想,就像是尼采口中的太阳,散发无限的光与热,只是给予,不想取得的太阳。我一心一意憧憬和爱慕着希望,相信我所受的一切苦难不过是神的考验,相信命运在折磨我的同时也眷顾着我。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吧,得到的同时就必须失去,以此维持着万物的平衡,就像天平的两端,换来希望的代价是与之等价的诚意。


因此我感谢神的怜悯,感谢他能给予卑微的,渣滓一般的我希望。即使将我所有的一切都奉上祭坛,我的肉体,我的生命,甚至我的灵魂,全部都献给神,也不足以使天平有丝毫的倾斜。但是神给了我光明,他告诉泥泞中的我那就是希望。当我在黑暗中辗转,在苦痛中挣扎,快要陷进绝望时,神总是伸出枝条来拯救我,他宽恕我的罪行,引导我憧憬希望,那是我苟活于世的唯一期盼。我本来是该给地狱里的硫磺火烧成灰的,可是希望就像是可以翻过玻璃山的针,透过云层的太阳,像是小女孩为践踏面包的英格尔流下的眼泪,我愿意无止尽的奔跑,无止尽地追求它,即使它像是漏过指缝的光。那种庞大的,被人们称之为幸运的力量被赐予我,而我全身心投向希望。


我怎么会不恐惧?那种自远古时代因野兽,寒冷和黑夜产生的情感,一代代流传至今。它已经深深烙印在人类的身体里,成为本能。当我独自坐在飞机残骸和父母已经冰冷的身体边上时,荒凉,无边的荒凉突然包裹了我。我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就像是在温暖的羊水中漂浮的胎儿,可是没有谁能让我从这迷茫和恐惧中解脱出来,没有谁。寒冷自绞紧的心脏蔓延至整个身体,我像是失去家园的鸟儿,扑棱棱地扇动翅膀,不知究竟何去何从。那时候我还小,笼罩我的只是朦胧的黑暗,我无法辨识出它究竟是什么,但是那种附着在身体表面的凉意,我一直没能忘却。


那时我还在怨恨命运,怨恨它让我落得如此境地。可是我的确是幸运的,在与死神反反复复的拉锯中我胜利了,那种几乎可以称之为奇迹的幸运降临在我的身上,是的,降临在卑微的我身上。我不明白命运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就像我不明白大人们为什么总是喜欢故意弄哭小孩子,再给他们糖果作为安慰。可是命运还是在折磨我,就像猫反复玩着捉弄老鼠的游戏。


当我战战兢兢拿着木剑站在凶恶的巨龙面前时,那种恐惧再一次席卷了我的脑海。命运把我推到足以把我撕成碎片无数次的巨龙跟前,然后塞给我一把可笑的木剑。人们欢叫着战斗吧,战斗,勇敢的同命运战斗吧,扼住命运的咽喉,于是我拿起了剑。


可是事实证明那是徒劳的,遍体鳞伤的我终于无力地倒在地上。失败者的结局大概比古罗马斗兽场里的角斗士还要悲惨吧。可是我不想死。冷汗攀上额角,悲鸣声在身后响起,我的手慢慢挪向掉落在一旁的剑,可是我再也无力拿起它了。


当绝望攥住我心脏的时候,神突然降临了。一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然后重重地砸在巨龙的头上。我看着它充满不甘的眼睛慢慢阖上,然后怔住了。神又一次以幸运的方式拯救了我。


神告诉我希望是什么,希望只有在战胜绝望之后才会闪闪发光。可是希望是什么啊。希望难道是把人推到悬崖边缘,再笑着给他一根绳索?我只不过是被命运支配的木偶罢了,丝线牵引着我往火里飞,然后引导着我踩着火焰跳舞。神笑了笑,然后消失了。


可是我唯一能够信赖的只有神所说的希望啊。


当我无数次在命运的车轮下拼命奔跑,挣扎着摆脱命运的碾压时,我能依靠的唯一力量只有希望。我终于开始盼望着神的降临,开始祈祷着脱出苦海,因为那是我唯一能够抓住的光了。当暗色的海水压迫肺部,氧气被从身体中一点一点抽离时,对死亡的恐惧,那种透骨的寒意自皮肤开始复苏,再一次支配了我所有的情感。


救救我。无论是谁都好,请救救我。


当那名为希望的浮木出现在我面前时,我的心里只剩下虔诚。



我终于开始信仰那份属于支配者的力量,它总是在救赎一次次误入迷途的我,那个沼泽深处被枷锁和链条层层围住的我。我太过傲慢了,我不过是在死神的宫殿里摇摇欲坠的烛火,连游戏盘都摆不上的棋子罢了。我什么也没有,什么都不是,可我总想着改变神的旨意,打破世界的规则,就像是不自量力的乌鸦。


对于神而言,我不过是动动手指就可以碾碎的蝼蚁,可是他没有。他一次次赐予我再生的机会,让我在颠沛流离的命运中得以幸存。即使是被主人宠爱的玩偶,也不过如此了吧?


售货机又一次坏掉,然后在车辆的撞击中吐出大量易拉罐,当我蹲下身,指尖触碰到冰凉的金属的那一刻,我突然福至心灵。


-fin.-



——————

有些地方有扭曲...枝厨请不要打我...orz

最后欢迎来探讨!想听你们的理解!(比哈特♡

评论
热度 ( 18 )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