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最吉】荒野

*极短片段。
*只是单纯想写飙车,没啥特殊含义。
*ooc慎。


最原终一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和王马小吉在无边无际的荒野上飙车奔驰,他的衬衫顶端解开一个扣子,袖子挽到胳膊肘(脸上还有两个口红印),像是刚从酒吧出来的西部牛仔。握着方向盘一脚把油门踩到底,突来的冲击力将他紧紧压在椅座上,柔顺的发丝倒是在风里飘飘扬扬,被铺满天空的血色残阳镌上一片浓重的橘红。

橡胶轮胎碾过凹凸不平的土地和枯黄的草茬,风声掠过耳畔像是远方的呼号,他们开着黑色敞篷跑车吹着凉风,不辨方向地一味加速,只朝着远方夕阳将要坠入的地平线驶去。

车速飞快景物却不会飞掠,荒原和沙漠的相似之处就在于单调的,简单的,令人生厌的重复。不见人烟也不用担心撞到什么,尽情享受这片广远的空间才是该做的事。

王马小吉侧身拉过最原终一的领带凑上去就是一个吻,毫不在意身体蹭到方向盘导致车辆的摆动。最原终一略微抬头回应他,他们放肆地接吻,柔软的舌头藤蔓般纠缠不休,扫过口腔搅弄津液点燃火焰,抽空氧气麻痹大脑任凭成瘾的快感注入身体。

不问去处只任凭心跳与车速一同飙升,灌进大量酒液不如指尖滑过颈侧的轻柔,罂粟壳大麻致幻剂所制造出来的天堂也不及这片刻欢愉。最原终一想,他宁可这次旅程永没有尽头。

“啊。忘记告诉最原酱了。我在发动机上设置了炸弹,车速低于150码就会爆炸喔。”王马小吉重新躺进座椅中,神情悠哉地说道。

“…骗人的吧。”最原终一说道。不过他还是差点脚一滑踩到刹车。

“最原酱小心点好吗?我没绑安全带。”差点撞到挡风玻璃的王马小吉神情严肃地望着他。

“啊…抱歉…”最原终一习惯性地道歉,然后马上意识到了不对劲,“等等…都要死了还在意什么安全带啊…!”

“这个啊。我可不希望在到达终点之前受到死神的召唤喔。”王马小吉说。

“终点...?”最原终一问道。

“就是这趟旅程的终点嘛。如果最原酱不降低车速的话就是汽油耗尽的时候。”王马小吉回答道。这倒是个滴水不漏的解释,只不过并不是最原终一需要的。

“…没有什么关闭炸弹的方法吗?”最原终一保持着车速问道。

“有,当然有啊。没有开关的炸弹简直比动画片里放掉气飕飕乱飞的气球还不靠谱嘛。”王马小吉倒是很干脆地回答了他。

忽视掉那个奇怪的比喻,王马小吉的答复简直干脆的过了头,最原终一有些疑惑地看向他。王马小吉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型遥控器在他面前晃了晃:“摁下中间的按钮就会停止喔。”他朝最原终一笑了笑,伸手就把遥控器向前抛了出去。根本无法及时刹车的跑车直接碾过那个由塑料制成的劣质方盒,发出一声轻微的碎裂声响,带着终结这个恶劣游戏的希望变成了碎块。

“最原酱可别一不小心停下来噢♪ ”王马小吉笑咪咪地补充道,“啊还有,以这个车速跳车绝对会死的喔,而且还会比爆炸更疼。

和王马小吉一起在爆炸中死去,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吧,最原终一想。连他自己都被这个疯狂的想法吓了一跳,所以他只好保持缄默。

王马小吉突然大笑起来,笑得泪水溢出眼眶视线模糊,他伸手抹了一把眼泪,说话声音都笑得颤抖:“最原酱可不能有这样的想法呀。太荒唐了。”

他倾身半跪膝盖搭在椅座上,将重心转移到最原终一的座椅一侧,双手绕过他的身体环住椅背,然后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王马小吉说:“最原酱,回去吧。”

还没等最原终一琢磨透他这句话究竟说的是什么意思,王马小吉突然向右急打方向盘,同时右手打开了门。巨大的向心力将最原终一直接甩出了车外,他摔落在草地上,翻滚的身体沾上草叶碎屑,泥土上留下重重的刮擦痕迹。可想象中的骨骼碎裂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只是突然感到困倦,周围的景象慢慢变得模糊不清。

他伸出手想要抓住渐行渐远的车辆,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缓缓减速。这一次王马小吉所说的并不是谎言,他看到车头一瞬间爆裂开来,蹿起的热浪吞噬了车的前端,惯性促使着破碎的车辆驶进与天色相融的火焰之中。

最原终一努力睁大眼睛驱散那份疲惫感,他很想冲进火焰里抓住王马小吉的手,可是意识越来越模糊,他只记得火光冲天的一刹那,血色残阳照亮了半面天空。

————
啊关于口红印…那个是对最原脑内飙车的吐槽2333

评论 ( 5 )
热度 ( 32 )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