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最吉】心防

*一段放飞自我的神奇对话x
————

“最原酱根本就不信任我吧。明明都到这种时候了。”


“王马君觉得自己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吗?或者说,王马君有打算让我信任吗?”


“最原酱也太恶劣了吧。这种问题很伤人心的。不过,是有的噢。我可是认认真真,全心全意地想让最原酱对我投入足够的信任喔。”


“王马君。我想你指的是合作者之间的信任?”


“最原酱是这么理解的吗?这样就太让人失望了。”


“…难道不是吗?”


“ 啊。我只是很失望最原酱竟然会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明明是个可以被绸缎包裹着的,不会伤害到任何人的说法,为什么要揭开它呢。 ”


“因为我并不想和王马君保持这种关系。”


“呼…那真是太遗憾了。我可是很想跟最原酱再亲近一点呀。”


“我想和王马君成为同伴。”


“哇啊,最原酱是不是发烧了?居然想和我成为同伴那种亲密到发腻的关系吗?”


“只是同伴而已,不是什么奇怪的关系吧?!而且我想同伴和同谋者之间的信任并不是一回事噢。王马君不是也想要得到更多的信任吗?”


“我明白了。最原酱一定是有什么阴谋吧。比如说想谋取总统大人的位置什么的?”


“什么鬼啦…!”


“不是这样吗。那可就更恶劣了啊,最原酱。为了玩笑就说出这种宣言是不可饶恕的喔。”


“…王马君。我是认真的。”


“にしし♪ 最原酱居然会选择信任我这种骗子?世界都要倒过来转了噢。”


“我相信王马君是个值得信任的人。但是…王马君能够更真诚一些吗。只是一点点也好。”


“欸?难道我还不够真诚吗?”


“真的吗?我倒是觉得王马君从来没有向身边的人展示过真实的一面噢。”


“最原酱这么说就是混淆黑白了吧——!抗议!我可是有真心想要和大家成为同伴的。”


“…是假话吧。”


“啊。被最原酱看穿了。因为王马小吉这个人70%都是由谎言组成的嘛,抽离谎言的部分就会成为完全没有意义的东西。比起来最原酱才更恶劣吧。”


“欸...?!”


“最原酱难道就真心想要信任我吗。嘴上说着会信任同伴什么的,实际上还不是对我做的每件事都充满怀疑?比起谎言,那些光明的冠冕的虚假承诺和关怀,才是真正恶劣的噢。”


“并不是那样的。我对王马君身上的谜团的确充满怀疑,但是我相信王马君并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另有目的,所以才会想要了解王马君。”


“最原酱未免也太天真了吧。想要了解和想要让人暴露在阳光之下无处可逃又有什么区别?”


“王马君请不要这么想…。我想至少它们所基于的出发点是不同的。我并非为了窥探或者揭露秘密的目的,更没有想过让王马君再也不要说谎这样的事情…”


“违心的话还是少说为好喔?”


“…王马君是在害怕吗。”


“哈?最原酱在开什么玩笑?”


“'与其掏心掏肺地说出心声,被人揣测、误解,被人厌恶、同情——那些情感和计划根本无法被接受和正确理解,分享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用谎言编织而成的面具去应对。'王马君想的是这样的事情吧。”


“啪啪啪——!最原酱说的实在太精彩了,情不自禁就想鼓掌呢!相应的我也来猜猜最原酱的心声吧!'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筹划着所有的事情,偶尔也会感到孤独吧。'”


“……”


“最原酱如果真是这么想的话,未免也太自大了吧?廉价的、自我满足的同情和上位者的俯视可没有什么区别噢。”


“…要说自大,王马君才是吧。认为自己一个人就能完成所有的事情,依靠自我欺骗来支撑自己,对于同伴从来不肯表达出真实的心情。这样的王马君,自大到让人心情复杂的地步。”


“……”


“有时候我会想王马君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会想游戏的胜负与战胜黑幕的决心真的足以将眼泪、压力、愤怒和痛苦掩盖吗。我也曾经思考过如果是自己独自一人在黑夜中反复构画着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却又觉得没有同伴的支持大概无法支撑下去。我很佩服王马君,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
“所以…我可以请求王马君多信任我一点吗?同伴也好,单纯地当作合作者也好,请多和我分享一些你的心情吧。我也想和王马君一起承担这些压力,想和王马君一起克服困难,一起面对未知的明天,想成为王马君可以依靠的对象,请务必相信我。”


“……”
”啊。还真是被最原酱说服了呢。明明只是个普通的侦探而已。那么就约定好了噢。我会尝试着向最原酱敞开心扉的噢♪ ”


“王马君,请多依靠我一些吧。”/“不会辜负最原酱的信任噢。”


“嗯。我会努力的。但是现在…还是麻烦王马君起来一下好吗?”


“哈?所以说了这么多最原酱还是怀疑我坐着遥控器?”


“…是的。”


“没有!我说了不在我这里!这次不是撒谎!”


“那个…王马君起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最原酱。说好的信任呢?之前说那么多的目的根本就是为了让我放松警惕吧!太狡猾了!”


“…嗯…我想我们的信任应该从相互坦诚做起?”


“…。呜。我,我要闹了。”


“王马君,假哭是没有用的。”


“最原酱…。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做谎言家。”


—————
脑洞的来源是“在遥控器面前什么信任都没有了”和“想看他俩相互辩驳”(x

评论 ( 11 )
热度 ( 140 )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