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最吉】

*深夜六十分题目:束缚双手
*一段意识流。ooc慎。







“如果我的双手被束缚,双眼被蒙蔽,我的四肢无法动弹,我耳中传入的声音被隔绝,我还剩下什么?”

“是谎言啊。我口吐谎言,将它们编织成藤条的盾牌,将它们作为斩开虚无的剑。我曾用它为快要心碎的可怜人编织一个虚假却美妙的梦,也用它欺骗过无数心怀善意的人。对我而言,它不过是我存在的一部分,我信手拈来的小小把戏。混淆善恶,颠倒黑白,拨动心弦,玩弄情感。我擅长于此道,也乐衷于将人迷惑的晕头转向,甘愿跌入甜蜜的网中被谎言所束缚。”

“最原酱的方式实在是太幼稚了。束缚双手只能让我不再逃跑,蒙蔽双眼只能让大千世界不再映入我眼。我的唇舌还能动弹,我的声带还能颤动,我还能用它们来牵引最原酱坠入深渊。我太困惑了。最原酱啊。为什么不从我的心开始呢?为什么不把它牢牢抓住呢?用囚笼和绳索,用眼神和言语,用那些看不见的细线,用你所不重视的点点滴滴将它困进网中,让它只能为你一人而跳动。”

“可是啊,最原酱也太狡猾了。束缚我的双手让我无法伸开双臂拥抱你,蒙蔽我的双眼让我无法看清你的神情,这不是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了吗?我呀,只好在黑暗里揣测最原酱的心思,用仅剩的言语做成涂满蜜糖的毒药来诱引你。”

“黑暗太容易让人陷入自说自话的困境啦,但什么也看不到不是更好吗?同谎言一样遮蔽一切,这不正是我所擅长和适应的吗?可是我却在这片空间里寸步难行,我想我大概是被自己编织的网给缠住了。”

“那么我还剩下什么?剩下我的谎言啊。放进冰箱里冷冻半小时就可以连同思维一并凝成冰块的谎言。还是把我的思维,我蓬勃跳动的心带上枷锁一起扔进冷冻库的最底层吧。除了谎言,把什么都束缚起来也无所谓。只有谎言不行呀,离了它,我要靠什么来掩藏我的腐坏,靠什么来把最原酱困在琥珀之中呀。”

————
为什么别人想到的都是车车,我想的是黑黑的东西啊(
别打我(不

评论
热度 ( 34 )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