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从前我说飞蛾扑火,说太阳的光与热,说的是对美好不可抑制的向往,是奋不顾身的狂热,是本能,是天性。我把它当作美丽而又悲壮的颂歌,用它去描述那些甜蜜的残酷的梦。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我从未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注定被灼烧,注定痛苦地挣扎,但又那么执着地飞向火光。那是悲剧,是彻头彻尾的悲剧,但又并非罗曼蒂克的悲剧。飞蛾只不过是飞蛾而已呀,透明翅膀斑斑亮片,扑棱扑棱摇摆着冲进火焰里,它或许望到了、感受到了最明艳的光和热,但终究不能触动分毫,也无法与之产生真正的共鸣——因为它不是焰火呀。那是本质的天堑,永远不可跨越的鸿沟。所以你感到痛,感到你的一切在灼烧。
那并非没有意义,只是至少得是恒星,才有绕行的资格呀。
我嘛。我本来就是幼稚可笑的嘛。

评论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