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最吉】恶作剧

*cp:最原终一x王马小吉
*背景大概是才囚x 设定不合理之处有。
*很多是脑内妄想,ooc慎。





咔哒一声,门锁转动,门被悄悄推开,走廊上幽暗的灯光将来人的身形拉拽成细长的影子。涌入的风卷起帘角,月光透过窗子洒落床沿,朦胧勾勒出枕上人的轮廓。


“nixixi♪” 轻车熟路地走向床边,跳上床掀开人的被子跨坐在床上人的腰上,孩子气的兴奋神情像是完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比如说把悄悄把别人的芬达换成了超级酸的葡萄汁…嗯至少王马小吉现在看上去很愉快。


突然涌入的寒意加上多次案件磨练出的敏锐直觉使最原终一瞬间清醒,迅速向后坐起同时右手掐住身上人的脖颈使自己与人保持距离,最原终一低声喝问道:“谁?”


“唔…最原酱…”被压抑的声音闷闷的。


“王马君…?”一下子辨认出王马小吉的声音,最原终一有些窘迫地放开手撑在身体一侧,“这么迟了,王马君来找我有什么…”


“最原酱…”还没有说完的话语被王马小吉的轻声呼唤打断。轻轻柔柔的音调,混含着与平日全然不同的软糯。他抬头望着最原终一,轻咬下唇露出委屈的神情,一点泪水在眼底摇摇欲坠,眼眶仿佛也染上了一层微红。“我做错什么了吗…”


先前大幅度的动作使得王马小吉所跨坐的位置向下滑了不少,再加上方才最原放手时他故意没有支撑而是顺势向前倒去,所以现在的状况就是:王马小吉现在跨坐在最原的腿上,软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胸口。


王马小吉泫然欲泣的神情让最原终一有些手足无措,他抬手想要安抚一下趴在自己身上的王马小吉,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抱歉…王马君…我只是…”最原终一的道歉声明显有些底气不足,脸上升起的红晕多多少少能代表他此时的局促不安。


但是王马小吉很快打破了微妙的局面。


“最原酱的反应好快呀!还想着可以吓到最原酱呢。”拉着最原终一的领子凑得离他更近,王马小吉一瞬间就敛起了先前委屈的神情,他的眼睛闪亮亮的,像是幽暗的夜空里缀着的星子,紫色的眼瞳里充满了想要探寻更多的欲望。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呼吸所产生的气流涌动都能感受到,随着话语喷吐的热气轻轻拂过最原终一的脸颊。好像有点不妙…。侦探先生心里隐隐有了不祥的预感。


还没等最原终一做出回应,王马小吉已经环住他的肩膀,坐直身体顺势吻了上去。身体先于思维做出反应,最原终一的脸颊瞬间染上了一层绯红,他猝不及防地想要后退,但是王马小吉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等他回过神时小吉已经借着身体前推的力量将他压在了床背上。柔软而小巧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搅弄出细碎的水声,掠过的舌尖所传来的触感令他不由得集中注意。他搜寻的目光撞进小吉半眯着的狭长眼眸中,狡黠的笑意还是让他有了受骗的感觉。


这短短的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对于最原终一实在是太具有冲击性了,平时的反应力和行动力仿佛已经被彻底遗忘在了遥远的世界里。他本来应该思考的问题大概是是不是应该推开王马君,但是现在的状况让他的大脑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一瞬间浮上脑海的想法只剩下了王马君好像真的很可爱…


完了…。我在想什么啊。最原终一连耳根都快要红透了。


好在王马小吉很快就结束了这个吻。重新转为轻松的坐姿,他笑嘻嘻地说出了作为结论的话语。“所以说,最原酱果然是个处男吗。”


“不…啊…嗯…”虽然这句话听起来很有讽刺的意味,但是最原终一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事实。


“捉弄最原酱果然很好玩呢♪不过再这样下去最原酱是不是要生气啦♪” 王马小吉保持着愉悦的神情继续往下说道,“但是我真的很喜欢最原酱喔。是想要完全得到最原酱的心的喜欢喔♪”


“王马君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突如其来的告白话语让最原终一有些混乱,但他还是依据王马小吉平日的行为和此刻笑嘻嘻的表情判断这只不过是恶作剧的一环。


“呜啊…最原酱觉得这也是恶作剧吗?”依然是荒诞不经的笑容。


“嗯。”最原终一犹豫了片刻,还是这么答道。


“被最原酱看穿了呢。”


不知为何,听完王马小吉的回答,最原终一虽然放松了不少,但另一种复杂的情绪却慢慢攀上他的心弦,盘旋着占据了他的思维。是一如既往的谎言啊。已经预料到的结局仍然让他的不由自主地感到莫名的失落。他想他可能真的有点喜欢王马君吧。平日里的冷静镇定溃败的一塌糊涂,轻飘飘的话语像是风拂过海面在他的心里泛起波澜。埋藏的情感一点一点浮上水面,最原终一不得不直面自己的心意。


他想起刚见到王马小吉的时候,有些稚气的脸带着与之不符的成熟,轻巧地冲着他微笑,然后自我介绍说是超高校级的总统,是某个地下非法结社的老大喔。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过去,王马小吉斜横手指在唇前做出噤声的手势,样子颇有几分狂气,但他很快摊开手重新露出那种天真的微笑,说谁知道呢,自己可是个骗子喔。


不可思议之人。这就是他对王马小吉的第一印象。


后来他开始慢慢熟悉王马小吉,无害的外表下喜怒哀乐全都掩藏在变幻的表情和言语之间,谎言和真心话交织成密不透风的网,将他心中的真实包裹的严严实实,分不清也看不穿。


那时候最原终一并不很喜欢王马小吉。在学裁中挑动情绪,用激进的话语改变讨论的方向,张狂的笑容有时候甚至让人怀疑他是在恶意捣乱。但是他同时也敏锐地发现很多时候王马小吉超脱寻常的话语中带着无比冷静的分析与判断,他用着的嬉笑的态度和神情像是浑然天成的掩饰,让他能将那些富有冲击性的见解清楚地表达出来。有时候王马小吉会突然喊他的名字直接提出观点,轻快的语调下的话语却让他不得不专心去应对,是个很厉害的人啊,他感叹着。大概也是从那时候起他对王马小吉的印象开始改观,也慢慢开始关注这个人。


大起大落的感觉像是根绳子,吊着他的情绪晃晃悠悠,跟着他的心也剧烈地跳动起来。最原终一叹了口气:“王马君。这种玩笑还是少开为好,容易让人误会的。”


四周陷入了一片静寂之中,连流动的空气都仿佛凝滞了一般,两人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却又在昏暗的夜色和沉默中显得那么遥远。就在最原终一刚想说些什么来缓解这有些尴尬的气氛的时候,王马小吉突然开口了。


他的表情没有变,但最原终一却隐隐感觉到他的态度认真了起来。“虽然这的确是恶作剧,但是我对最原酱的心意是真的喔。”


“就算最原酱讨厌我,我也一样喜欢最原酱。”他平静地说出了接下来的话语,“是最喜欢的最原酱的话,怎么样都无所谓啦。毕竟我可是个骗子喔♪”


真真假假的话语混杂不清,变化着的表情难以窥探真假。但无法伪造的是情感和想要接近的心。


他记得有一次刚刚结束学级裁判不久,他有些意志消沉地什么也不想做。那时王马小吉突然来找他,对他说有事情想要和他谈谈。他们顺着小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王马小吉说着一贯的玩笑话,脚尖踢着地上的小石子,表情看起来很开心。虽然都是插科打诨的话语外加一些让他又好气又好笑的调侃,但是他的心情还是慢慢好了起来。他们坐在长椅上的时候,他问王马小吉有什么要紧的事吗?王马小吉转过头看着他,问他说最原酱想从这里出去吗。他迟疑了片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王马小吉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继续接道,我们一定会赢的。不过最原酱想要揭穿黑幕,结束这个闹剧的话可要打起精神来喔。


他回头去看王马小吉的时候他已经靠在椅背上悠闲地吹着口哨,悬着的小腿一晃一晃,完全不像是刚说完那些话语。他小声地说了句谢谢,然后沉默中他听到王马小吉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的音量像是自言自语。


「这种自相残杀的游戏,一点都不有趣…。已经有点厌倦了这样互相欺骗,互相提防的日子。如果不撒谎的话连自己都没法骗过吧。」

「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夕阳。」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王马小吉,却只捕捉到他嘴角扬起的一抹弧度。


“是骗你的喔。”王马小吉平静的笑容转瞬即逝,“毕竟我可是总统大人啊♪这种游戏什么的玩起来可是超轻松的喔♪”那时正是傍晚时分,夕阳刚刚坠入遥远的地平线,天色是大块的橘与红交织,仅存着的些许阳光褪成了柔和的黄,将他们的发丝染上金色的光边。最原终一望着他,心底没由的一沉。


他有时会想,王马小吉说的话究竟哪一句才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哪些话是言不由衷,哪些话是被谎言遮蔽的真情流露。但是这些连作为侦探的他都看不透彻。


但是这次大概不需要直觉了,最原终一清楚地明白他可以判断出真假,就像是那时候王马小吉从他的瞳孔中一下子读出他所有的心声。心跳开始加快,惊喜的情绪像是圣诞树、挂坠和壁炉的虚影在烛火中幻化成了真实,甜滋滋的蜜糖一点一点浸透了心尖。最原终一不禁想要伸出手去触碰那份真实。


“那么最原酱晚安♪”王马小吉起身准备离去,他带着那种一如既往的,天真的,若无其事的笑容,向最原终一说完了全部的话语。


“等等!王马君...!我也…喜欢你。”下意识一把拉住准备离去的王马小吉的手,最原终一的想法终于完完全全暴露在两人面前,他的脸彻底红了起来,咬着下唇的神情颇有几分决绝的意味。


他记得王马小吉总是缠着他,跟他开各种各样的玩笑,在他因为困扰而心情低落的时候跳出来恶作剧,搞得他哭笑不得,但是现在想起来那样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总会随之而变得放松。他想起和王马小吉独处时他曾一瞬间露出过的笑颜,那个毫无防备的、清澈的笑容,那个很快被虚假的面具所覆盖的笑容,如夏日祭上转瞬即逝的绚丽烟火般在他的眼瞳里映下了深深的光芒。


从初时的不怎么喜欢到现在不自觉的被吸引,想要和他相处更长的时间,想要了解他,想要拥抱他。


从前他想,渴求真相与真实,那大概是身为侦探的职业病吧。但是现在他突然发觉,那种感情应该被称之为——喜欢。


精巧的谎言之下是孩子般仅仅执着于游戏输赢也好,是坚定的、精密谋划着、想要以自己的力量终结这场荒诞的游戏的心也好,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也罢,他想要了解王马小吉,想要穿过那片布满荆棘的迷雾,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


“虽然学级裁判总是站在对立的立场,会毫不犹豫地论破那些荒诞的证词和观点,虽然有时候会因为谎言和恶作剧而无可奈何,但是我依然会觉得,如果没有王马君的话,这样的生活应该会变得很无趣。”一口气将自己的心意告白,起初还有些别扭的神情慢慢变得专注,他认真地看着王马小吉的眼睛,再次将自己的情感传达给对面的人:“王马君,我喜欢你。”


没有顾及王马小吉究竟做出了什么样的反应,最原终一拉住他的手使力将他带进怀里,低头吻住了他的唇。王马小吉并没有抗拒,他仰起头主动加深了这个吻。对彼此的情感全部都融进舌头的相互纠缠,吮吸,攫取,想要彼此侵占的情欲越来越浓,柔和的动作慢慢变得激烈,舌尖转着圈在湿热的口腔里搅弄起湿淋淋的水声,口中的氧气在一点点消耗,但是没有人选择结束这个吻,或者说没有人愿意结束它。他们都全心全意沉浸着。


那是一个漫长的吻,结束时在唇间牵起半透明的银丝,衬得他们此时脸上的红晕愈发明显。


王马小吉望着最原终一的眼睛,长时间的氧气缺乏在他的脸颊染上淡淡的绯红:“最原酱原来是这样的人啊。一言不合就强吻什么的♪”他抬手阻止了最原终一的试图辩驳,“不过我很开心喔。因为是最原酱嘛。”


“那么,就来做更多的事情吧♪”


-END-




——————
感谢看到这里...!♡

第一次写最吉不知道性格方面有没有什么问题呀…如果有建议的话请务必提出来...!
其实刚开始写的时候只是想开车,不过写着写着就画风突然转变了所以就干脆刹个车2333 还有一点原因就是觉得现在对他们的了解还不足以把车开完…。如果能够写下去了会把后面的部分写出来的...!(土下座

评论 ( 18 )
热度 ( 252 )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