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最吉】来约会吧(情人节贺文)

*交往前提。

*砂糖向。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小情侣们甜甜蜜蜜牵手约会交换充满爱意的礼物的日子,被爱心、气球和玫瑰花装饰着,光是走在街上也会被温柔的氛围所包围吧。牵着手肩并肩低声说着小情话,蜂蜜巧克力棉花糖融化成热滋滋的糖浆也比不上恋人们心跳砰砰的一个吻,所以呀,不如来约会吧—!


最原终一此时正站在游乐园的门口,白色衬衫深灰色毛衣妥妥贴贴,扣子一丝不苟扣到领口,风衣下摆自然垂至大腿后侧,休闲打扮透露出温和的气息。他右手拿着手机,左手提着个小小的牛皮纸袋,四处张望着看上去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他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发现上面显示的数字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左右,于是有些放心地将其放回口袋中耐心地等待着人到来。


这并不是他和王马小吉交往以来的第一次约会,但却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虽然这只是一次普通的情人节约会,但最原终一还是差点没睡好觉。他翻来覆去想着明天见到王马小吉的时候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反复确认了约定的时间之后才终于睡了过去。


而现在,他提早了半个小时站在这里的原因也是担心由于堵车、睡迟了或者是路上突然被外星人劫持了…——虽然他其实从来没有迟到过。


他大概也只有在思考关于王马小吉的问题时才会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和不必要的担心吧,平日里的从容冷静早就去了九霄云外。大概是被王马君诡异的思维模式带偏了吧,他这样心安理得地想着。


平复了因快速步行所造成的气息紊乱,最原终一像是想到了什么,又一次掏出手机点开短信,对话框里的消息仍然停留在昨天晚上的样子:
「那就定在明天上午十点吧,最原酱晚安(⑉°з°)-♡」

「嗯,晚安。」


熟悉以后王马小吉的消息总是喜欢在句尾带着各种各样的颜文字,那些符号和某些恶劣的玩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再联想到王马小吉本人,总会形成一种微妙的效果,嗯,那种迷之可爱的感觉。


他正准备打开手机里的小说打发等待的时间,一双手冰凉的手突然从身后覆盖住了他的双眼。黑暗笼罩之下他听到刻意改变音调的熟悉声音,语气狡黠又轻快:“猜猜我是谁♪ ”


最原终一刚开始对于王马小吉这种孩子气的举动无可奈何,现在倒是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地应对了。转身将人拥进怀里,最原终一安安稳稳地说道:“我猜到了噢,王马君。”


“什、什么嘛,最原酱这么容易就猜出来了,肯定是作弊吧!”王马小吉摆出一副被识破了的慌张姿态,却藏不住眼底的一抹笑意。



“因为你的手太冰了啦。”最原终一伸手理了理王马小吉毛茸茸的围巾,手背蹭过他冻得有些发红的脸颊,然后轻轻握住他的手。王马小吉自然地张开手指穿过他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然后拉着他的手往前走。


“说起来最原酱来的好早噢,明明还没有到约定的时间。”王马小吉说。


“王马君不是也很早吗?”最原终一反问道。


“因为闹钟快了半个小时嘛。”在最原终一的持续注视下,他眨了眨眼睛,又开口说道,“假的,是假的行了吧。其实是想躲在某个地方然后突然跳出来吓一下最原酱的。”


这其实也是假的吧…最原终一这样想着。不过他也没有戳破这个谎言的意思,只是微笑着跟着王马小吉向前走。走了几步他突然想起左手还提着个袋子,踌躇片刻然后拉着王马小吉停在路边,从袋子里掏出个装饰着蝴蝶结的精致盒子。


“那个…王马君。这个送给你。”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把小盒子递过去,“是巧克力,因为是第一次所以做得不是很好…”


“最原酱的心意我收到了噢♪ 作为回报,我有个超级棒的礼物要给最原酱!”王马小吉接过礼物,从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本粉红色封面的书,上面绘制着的爱心和奇怪的图案顿时让最原终一有了不好的预感。


“锵!是恋爱手册喔!为了帮助恋爱笨蛋最原酱,我可是特意挑选了这本书喔!”他笑嘻嘻地挥了挥手中的书,上面“恋爱小技巧”几个大字闪闪发光。


“……王马君。我不至于这么差劲吧…。”最原终一扶额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不要期待他送的东西会正常比较好吧…


“nixixi♪ 被骗到了吗?最原酱可还要好好修炼呀。”王马小吉变戏法一般从背后掏出一个小雕塑。黏土制成的小人正是最原终一的模样,看起来做工相当精细,下方的底座上还大大的刻着最原酱love♡的字样。


“把它放在床头,深夜的时候或许可以召唤出吵吵嚷嚷让你根本睡不了觉的精灵噢。”王马小吉补充道。


收到礼物的喜悦再一次被王马小吉的话语冲淡,最原终一有些无奈地吐槽道:“所以…这里面住的是你吗…王马君…”


“bingo!只要最原酱想着我的话,我就会随时出现喔!”


“……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进去玩吧。”



说着话的时候他们已经走进了游乐园的大门。王马小吉二话不说就拉着最原终一往过山车跑,最原终一不由自主地倒吸了口凉气。他倒不是怕过山车的风驰电掣或是会出事故之类的问题,只是王马小吉尖叫声每每在肾上腺激素飙升高度紧张的时候响起,着实比过山车本身还要吓人。不过至少他们今天没去鬼屋,最原终一这样安慰着自己。他可不想再次重演在鬼屋里扮鬼把敬职敬业的鬼先生吓到尖叫然后被工作人员赶出来的惨痛经历了。


把随身物件寄放在一旁的储物柜里,他们很快进入了座椅并卡好保险装置。王马小吉挑选的位置在很后面,据他自己说这样比较有睥睨天下的超级大总统的感觉(虽然最原终一觉得这个说法有种微妙的好笑,更多的是为了更刺激吧)。待工作人员确认完保险装置,列车就缓缓开动了。


起初的坡度并不大,慢慢加速的过程也给了人适应的余地,但谁都知道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小小平静。经过几次短暂的起伏,列车进入了漫长的上坡阶段。他们的身体被压在座椅的后背上,望向天空的视角在一点点改变,冰凉的风拂过脸颊带来轻微的镇定气息。最原终一侧过脸去看王马小吉,发现身畔人的眼里完全是亮闪闪的兴奋和期待,于是只好回过头默默握紧了把手。


还没等人做好心理准备,他们已经身处巨型铁环的顶端,头朝下冲着地面短暂停留几秒,紧接着便是俯冲而下。深入骨髓的凉意和肾上腺激素飙升的快感一下子冲上头顶,风呼啸着擦过耳畔仿佛腾云驾雾,极度不安的失重感令最原终心跳速度瞬间翻倍,他下意识抓紧了扶手寻求依赖感。


就在此时,王马小吉的尖叫声毫无预兆地响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串音调尖锐度足以划破人耳膜的单调音节瞬间贯穿了最原终一的脑海,吓得他差点灵魂出窍。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怕————”那个声音毫无自觉地继续喊叫着,最原终一望向声音的来源,罪魁祸首王马小吉的表情明显游刃有余,他一脸享受地感受着俯冲的刺激感,一边大声尖叫着,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


“王马君……”趁着下坡的平缓时间,最原终一小声喊着他的名字试图劝阻他这种行为。他们前面一个女孩子似乎已经被过山车和这种极具穿透力的恐怖尖叫的双重刺激吓得不轻,最原终一能够隐隐约约地听到前方传来的啜泣声。


不过还没等他说完话,列车突然又一个加速急转弯,眩晕感硬生生将他的话语噎回了喉咙。接着王马小吉仿佛没事人一般又开始尖叫。太可怕了…真的比过山车还要可怕一百倍。最原终一捂住了耳朵。


将车上的人都甩了个七荤八素,列车终于缓缓减速直至停止。最原终一扶着护栏缓和自己的心跳,王马小吉笑咪咪地站在边上嘲讽道:“最原酱也太不中用了吧,只是这样就不行了吗?”


“明明是你叫得太可怕了…。”最原终一心有余悸地拒绝了试图拉着他再坐一次过山车的王马小吉,他可不想因为这个造成听力和心灵的双重损伤。


换作平日王马小吉可能还会强行拉着他再玩个几次,不过今天是情人节约会嘛,他倒是也没再强求,等到最原终一休息完毕,他俩就拿着包出了闸门。


他们牵着手漫步在园内,看到好玩的项目就上去体验一把。像方才过山车一般刺激的游戏固然有,他们也玩了不少像是碰茶杯、旋转木马之类平日里看来挺幼稚的游戏。事实上真正有趣的不是游戏本身,恋人的笑容、眼神和不经意间的小动作才是更令人关注之处。与独身一人享受游戏的心情完全不同,普通的游戏由于心意相通成了恋人之间增进感情的纽带。无论是追逐着欢笑着还是辩驳着,都只不过是两个人之间的小游戏罢了。难得地放下拘束享受着游戏的快乐时光,单纯地和身旁的人一起奔跑,一起做出默契的配合,一起为游戏的胜利而欢呼,就算是海洋馆里的巨型水族缸也会被粉红色的气泡和小爱心填满的吧。


此时他们正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休息,最原终一伸手替王马小吉拂开额间粘着的一缕碎发,任凭他靠在自己肩上。大概因为是冬天的缘故,王马小吉难得的没有选择平日里喝的碳酸饮料,而是对棉花糖起了兴趣。



最原终一递过钱去,他们等待着砂糖牵成丝,再在细木棒上缓缓绕成云朵般的团状。王马小吉张口在大团的棉花糖上咬了一口,云朵在他的嘴里融化成甜甜的液体,些许糖霜粘在他的嘴边,衬得他的神情愈发可爱。



王马小吉专注于对付他的棉花糖,最原终一的眸光也一直凝聚在他的脸上。王马小吉偶然抬起头的时候正好撞进最原终一的眸光,最原终一赶紧撇开目光装作突然发现一旁的树丛非常有意思。



一声轻微的嗤笑,然后是王马小吉音调过分甜腻的话语。


“最原酱也想吃棉花糖吗?”


没有等最原终一做出回应,王马小吉的身体已经向他靠近些许,轻软的唇瓣贴上了他的嘴唇。甜甜的滋味在最原终一口中蔓延开来,像是他此时的心情一般浸满欢愉的味道。那种甜味容易让人上瘾,他忍不住想去吮吸王马小吉柔软的舌头。甜滋滋的液体在两人的舌间打转,他们的舌头纠缠着,任凭挤压与摩擦所带来的快感传遍全身。


即使闭上眼睛也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星空。就是这样的感觉吧,最原终一想。他闭上眼睛任凭舌头更加深入,滑腻的,柔和的,甜美的触感自舌尖漾开,像是舔舐着慕斯或是奶油,这个吻比平日都要甜蜜和柔软几分,也算是情人节的小小特典吧。





和恋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流逝飞快,转眼间已是夜色将临之时了。天幕慢慢黯淡,天边的几缕霞光被深邃的蓝和黑逐渐掩盖。半轮新月逐渐显露出身形,柔和的光芒笼罩着大地。


乐园里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已经逐渐亮起,广告牌上闪耀的字样颇有几分绚丽。巨大的摩天轮旋转着,座舱上装饰着的彩灯忽明忽暗,像是天边闪耀着的繁星。


他们站在摩天轮的入口处等待着它停止转动。王马小吉把下颌埋进围巾里抵御着寒风,最原终一靠在护栏上望着转速慢慢减缓。他们极有默契地在这静谧的时光里选择沉默,共同沉浸在星空下的融融暖意之中。



踏入座舱对面坐下,舱门关闭,摩天轮的转轴很快开始缓缓启动。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他们的膝盖几乎会碰到一起,擦擦蹭蹭的亲昵不如更直接的举动,王马小吉干脆拉过最原终一的手站起来往外望。他们像是外太空的旅客,隔着玻璃看渐渐远离缩小的游乐场,一片灯火辉煌间还能隐隐听见旋转木马的音乐声。


王马小吉望着被光彩溢满的玻璃,突然问道:“最原酱有没有听说过关于摩天轮的传说?”


“嗯…没有。”最原终一想了想。


“相传,在摩天轮到达顶端的时候亲吻的恋人就会一直走下去喔。”王马小吉一本正经地描述道。


“啊…是这样吗。”虽然只是个虚幻的传说,但最原终一还是心头一热。如果能永远走下去的话,是比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都要幸福的呀。


“不过我可不会相信这个喔。简直比我的谎言还要不可信几分嘛。”王马小吉突然笑起来,然后毫不留情地否定了自己先前的话语。


“也是吧。不过我想,王马君所说的谎言很多不也是温柔的谎言吗。如果是对恋人间美好的祝愿的话,即使心知肚明地去尝试也无妨噢。”最原终一同样也微笑起来,带着足够的真诚与温和,连寒冷的空气都要融化进这个笑容里。王马小吉的耳根微不可察地红了起来。


“我最喜欢最原酱啦,所以呀,如果能跟最原酱黏黏乎乎一直待在一起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亲上去噢。”他转变了表情,笑嘻嘻地回答说。



彼时摩天轮已经缓慢旋转至接近顶端,下面的景色模模糊糊融成一片。最原终一搂住王马小吉的腰将他揽进怀里,他们在这个与外界隔绝的世界里毫无顾忌地接吻,星光点亮了深邃的夜空。



-END-

————

开学深夜修仙赶出来的贺文,ooc什么的见谅啦。

最吉太好了希望他俩能一直甜甜的呀(

评论 ( 9 )
热度 ( 108 )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