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恋木偶

人生苦短





嘟——🚂🚂🚂🚂



“生命与信义。”



杂食少女/一个笨拙的人。
最近沉迷弹丸/凹凸/FGO。
要是会写东西就好啦。

【嘉瑞】

*一个短打,小场景,私设如山。
*我也不知道在讲什么呀。




从格瑞独身一人走进实验室的那一刻起,厚重的金属门就开始慢慢合拢。他并未对此露出意外的神色,仅仅是目光平静地扫过周围的器械,然后落在远处的圆形平台上。它的中央安静地躺着巨大的金属仪器。


格瑞没有犹豫便向着平台走去,他停在距离几步远的地方,然后沉默地等待着接下来将要展开的一切。


不远处的玻璃柱已经空空荡荡,其中原先漂浮着的躯体也不见踪影。早在几个星期前实验的主体部分便已完毕,剩下的只不过是收集数据做出调整。就像格瑞看到的那样,此时那位实验体已经被转移到了中央平台上的容器中做最后的观察。


此刻,他马上就要被唤醒了。


嘉德罗斯。他在心中默念出他们告诉他的名字。


这个名字对他而言再陌生不过。在实验报告中他叫实验体Ⅰ号,在人们口中他叫人造奇迹,那些狂热的实验员甚至以神的名义称呼他。他是力量的象征,是人们的信仰,却独独不属于自己。


当他们望向那柱玻璃罩时,目光里有恐惧,有敬畏,有狂热,却独独没有试图与之平视的慕念。他们创造出神,甘愿跪伏于他的脚下,他们渴望力量,却又畏惧那份力量将他们毁灭。可笑,荒谬,矛盾,却毫不突兀,他们只不过是普普通通地向往那个无比强大而完美的存在,像一心向着灯烛的飞蛾,像一切一切的自然造物,总是向往着太阳,向往着赐予他们生命、美丽、富饶的光和热。


那时格瑞尚不明白他们眼里的种种情感,他们带他来,让他站在远远的地方看一眼。他安静地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望向那个巨大的玻璃柱,望向那个漂浮在液体中的小小躯体。他看到明亮的光柱从上打入水中,在液体间反复折射,为漂浮着的金发镀上熠熠光泽。格瑞并不好奇也不疑惑,长期与外界隔绝再加上他性格里本身的淡漠养成了他的处变不惊与沉默。他并没有发问,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他们阐述或是下达另一个指令。那将会是你的使命,你终身的使命。大概是因为他只是个小孩子的原因,他们只是这么模糊而简单地对他解释道。不过格瑞几乎全部明白了。


他自幼在这里长大,简单的生活几乎被枯燥乏味的训练所充斥。那些训练对孩子而言相当高强度,甚至可以说相当痛苦,他默默地承受着它们,却从不知道原因。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竭尽全力让元力洗炼他的身体,那对他而言是种令他平静的习惯。倦怠时他向往过更广阔的世界,高墙外的天空在他的心中泛起波澜,却很快归于平静。


他大概也是可笑,荒谬,矛盾的吧。格瑞想。他并非甘于这样的生活,逃离的念头却也并不那么强烈。有时他会想起那个漂浮在玻璃柱里的存在,想到他们都一样可悲地被束缚在这片小小的天地里。但更多时候他只是端着游离于空中的视角,冷眼旁观着自己的成长和他的慢慢成型,不置一语。


制衡。服从。这便是他们对他下达指令的核心。他们制造出这个神,却从未放松过对他的警惕。这大概也是人类的矛盾所在吧。他们既甘愿为统治者加冕,却又试图在暗地里对他设下重重阻碍来牵制。趋光是本能,而为自己留好后路,同样是人类得以生存至今的本能。


所以他今天来到这里。等待着嘉德罗斯的苏醒。


格瑞看着沉重的金属盖慢慢开启,那个金发的身影坐直身体,缓缓睁开眼睛。他的视线轻蔑地扫过周围的机械,那些滴滴答答响着的仪器并没有勾起他的半分兴趣,于是他的目光毫无兴致地转回到了前方。


然后他看见了格瑞。


那时格瑞正在凝视着他。那大概是他见过最明亮、最耀眼的一双眼眸,像是燃烧着无尽的火焰,灼热而又辉耀的光芒铺陈着底色,万千星光在他的眼中散落成点点碎尘,将他的狂妄与不屑融合的淋漓尽致。灼热。燃烧。他是火,是太阳。格瑞想。


他们的目光碰撞不过是短短的一刹那,下一刻一弧金光便挟裹着劲风扑面而来。格瑞还来不及反应,多年的训练却让他极快地做出了应对。元力武器瞬间凝聚成型,横刀于前与那突如其来的一击相抗,强大的力道的碰撞迫的他后退,涌起的元力波动搅得空气一团混沌,被动又猝不及防使得他无法完全发挥出平时的水平,让他显得有些狼狈。


嘉德罗斯可不管他狼不狼狈,他眼里的光芒愈发明亮,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停。抽棍横扫罡风席卷,腾空便是凌云一棍。虽是仓促应战,格瑞却也很快冷静做出判断。嘉德罗斯的攻击力道非常强大,虽说并非无法与之抗衡,但能不接便没有必要硬扛的必要,他现在处于劣势,需要先防守稳住阵脚。


侧身闪避抬手举刀上挑元力迸发,却也只是堪堪接下嘉德罗斯几道攻击——那个人似乎还游刃有余。急促的攻击频率迫的格瑞有些喘不过气来,思考的时间极接近于零,他几乎是靠着本能在应对那些过快过狠的攻击。


就在格瑞应对艰难之时,嘉德罗斯突然停了手。


“你叫什么名字?”他盯着格瑞的眼睛,过分灼热的目光像是被挑起了兴致。


“格瑞。”他回答道,一边警惕地借着喘息的机会恢复着元力。


“还算有趣。格瑞,来痛痛快快地打一架吧。”嘉德罗斯说,语调全然不容置疑。


还没等格瑞应答,他手中的神通棍已然拔长,擎棍向上使力一击,石与金属构成的天花板在钻入其中的元力间轰然裂开,蜘蛛网般的裂痕迅速蔓延开来,而后尽数化为碎块掉落。阳光从敞开的洞口投射进这间已被破坏的乱七八糟的实验室。


“这里太窄。出去打。”嘉德罗斯说。他干干脆脆地跃出了洞口,似乎很确信格瑞会跟上来。


格瑞望着那堆已经在打斗中成了废铁的精密仪器和碎成几块的监控,在心里慢慢地微笑起来。现在那些实验人员大概在外面急得不行吧。前所未有的恶趣味念头占据了他的思维。


毕竟,他们怎么能妄测他们的神呢?


他抬头望向天空,嘉德罗斯的身影遮挡住了太阳,那些刺目的光芒从他的身侧四散开来,他笼罩在明亮的、灼热的金色之中,如同他那双流光溢彩的金色眸子一般,流动着滚烫的岩浆,跳跃着要燃尽一切的火。他想到真正的太阳,想到那些甘愿绕行的行星,想到冲破一切的燎原之火。条框与束缚不过是灰烬罢了。


手中的烈斩被荧绿色的光芒笼罩,元力开始在身侧流转,他从未如此专注,如此热切地去渴望一场战斗。


“好。”他于是跃向天空。

-fin.-









灵感来源是神x祭品,不过并不是一致的展开。…
都是乱来的很抱歉啦!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花恋木偶 | Powered by LOFTER